ABOUT US

春天教會(Ekklesia)從大公傳統出發,組織泰澤崇拜、神學班、查經班、教牧輔導、關社服務、社會行動、教學課程、研究及出版等活動。直接面對當下香港人的主體問題、貧富懸殊及社會不公義,以行動實現天國降臨在香港。

ADDRESS

+852 3184 0852

 

香港九龍深水埗基隆街190號龍祥大廈7樓B室

​7B, Good Dragon Building, 190 Ki Lung Street, Shamshuipo, Kowloon, Hong Kong

 

info@ekklesia.org.hk

SUBSCRIBE FOR EMAILS
  • Grey Facebook Icon
  • Grey Instagram Icon
  • Youtube Channel

© 2020 by Ekklesia Hong Kong (all rights preserved)

Search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從聖經中「逃城」的制度演進說起

極速諮詢20日後,特區政府於3月29日宣佈《逃犯條例》修訂條例草案刊憲,容許香港與未簽訂長期移交逃犯協定的國家或地區移交逃犯。在剔除九類罪行後,美國商會仍然表示強烈關注,皆因香港政府有可能將人送交極權政府如中國大陸,而台灣陸委會更表示有可能對香港發出旅遊警示,台灣人來港旅行不再安全,與香港人一樣,隨時搭乘「特區政府洗頭艇」往大陸受審。 令特區政府乘機修例的,是一宗殺人罪行。一名香港男子在台灣,殺害了同樣是香港人的女朋友。由於整項罪行在台灣發生,台灣與香港沒有引渡協議,故未能將男子引渡至台灣受審。 這讓我們想起摩西/約書亞時代的逃城。從《聖經》角度,對《逃犯條例》的修訂乃至香港人在台灣殺人的罪行,有何啟示? 逃城,是文明進步的表現 《聖經》如此記載:「這六座城要給以色列人和他們中間的外人,並寄居的,作為逃城,使誤殺人的都可以逃到那裡。」(民數記15:16)「若是報血仇的追了他來,長老不可將他交在報血仇的手裡;因為他是素無仇恨,無心殺了人的。他要住在那城裡,站在會眾面前聽審判,等到那時的大祭司死了,殺人的才可以回到本城本家,就是他所逃出來的那城。」(約書亞記20:5-6) 摩西/約書亞時代的逃城,是司法制度的進步。逃城設立之前,殺人填命,是一種樸素的原始思維。然而當社會發展出不同的情況,比如殺人者是無意的,那麼怎樣處理才是公義?《申命記》列舉這個例子:「就如人與鄰舍同入樹林砍伐樹木,手拿斧子一砍,本想砍下樹木,不料,斧頭脫了把,飛落在鄰舍身上,以致於死,這人逃到那些城的一座城,就可以存活(19:5)」為免誤殺者被鄰舍的家人直接報仇演變成更大的暴力,逃城就成為了避難換取時間尋求第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