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US

春天教會(Ekklesia)從大公傳統出發,組織泰澤崇拜、神學班、查經班、教牧輔導、關社服務、社會行動、教學課程、研究及出版等活動。直接面對當下香港人的主體問題、貧富懸殊及社會不公義,以行動實現天國降臨在香港。

ADDRESS

+852 3184 0852

 

香港九龍深水埗基隆街190號龍祥大廈7樓B室

​7B, Good Dragon Building, 190 Ki Lung Street, Shamshuipo, Kowloon, Hong Kong

 

info@ekklesia.org.hk

SUBSCRIBE FOR EMAILS
  • Grey Facebook Icon
  • Grey Instagram Icon
  • Youtube Channel

© 2018 by Ekklesia Hong Kong (all rights preserved)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光復你屋企——春天在社區中聆聽

September 28, 2019

1/3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極權之下,我們如何準備自己?從以斯帖說起

October 1, 2018

文:吳國偉(春天教會宣教師)

 

雨傘運動四週年,有人已出獄,有人在獄中,也有等待著入獄的。社會運動氣氛低迷,剛出獄的抗爭者不禁慨歎戰友四散,大家都回到日常。真的能回到日常?貧富懸殊繼續擴大,割地兩檢高鐵通車,豆腐沙中線……從政治不平等到經濟不平等,迎接香港人的,是更艱難的歲月。另一邊廂,中共立國69年之際,中國基督教被拆十字架拆教堂,遭受到文革以來最嚴峻的壓逼。

 

在這個時候回看聖經人物以斯帖的故事,想起香港人用得最多的時候,是在1989年中國民主運動時期。那時流行將以斯帖與香港作類比,就是香港人要反思自己的「真正的」(Authentic)民族身份(Ethnic identity over Colonial identity),並且了解我們之所在這時(Kairos)得到特殊的位份,例如殖民統治下的安穩和特殊轉口港地位,是為了推動中國的民主這個特殊的使命。

 

當然,民族主義的問題,是以偏蓋全地把一個人的行為(例如在街上拉屎),等同一個人的身份(例如拉屎的人),再等同於一個品德(例如當街拉屎的人是邪惡的),再等同一個群體或民族。民族身份只能是策略。

 

在極權統治下的今天,當我們回歸真正的身份──基督徒,是為了甚麼呢?基督徒身份(Identity)代表的是基督的犧牲精神。我們平常重視個人利益還是群體?甚麼時候才是適合的時機(Kairos)去揭露自己的真正身份(Authentic identity)?即使要為之而付出,之後又不會後悔?

 

皇后以斯帖選擇了在這個時刻揭露自己的身世。她是猶太人,請求皇上饒恕她和她的同胞,因為高官哈曼正打算種族清洗猶太人。以斯帖追隨皇上這麼多年,就是為了這一刻。末底改清楚地指出,即使以斯帖閉口不言,猶太人也會從別處蒙拯救。即是上主不一定要使用以斯帖去拯救百姓,問題是以斯帖要問自己,你待在皇上身邊那麼多年,為了什麼?你又怎知道這不就是那一刻,上主要透過你的手,拯救猶太人?

 

以斯帖為了這個危險的使命,禁食三晝三夜,以準備自己,可能為此而隨時犧牲。

 

這就是400名地下地上教會領袖聯署的靈性底蘊,他們已經準備為基督徒身份付代價,甚至自己的生命,不是因為他們知道形勢有利,而是他們準備好接受上帝給予的一切。

 

另一方面,正如耶穌會士教宗的中國政策「豪賭」(簽署合作協議),有指耶穌會士的背景,從來是訓練傳教士冒險到未所到過之地。除了長達十五年的教育外,更重要的是每天七次禱告,讓傳教士修煉內心,預備自己面對前所未有的危險和壓逼。我們的「準備好」,不是對形勢的全盤掌握,而是自身對神的了解與全盤的委身。

 

表面上,兩者對中共政府有相反的評估;事實上,他們都對同一位神,有同一的信心,深信神是歷史的主。

 

我們有像以斯帖般,靈性上修煉上,準備好自己可能面對的一切嗎?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