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US

春天教會(Ekklesia)從大公傳統出發,組織泰澤崇拜、神學班、查經班、教牧輔導、關社服務、社會行動、教學課程、研究及出版等活動。直接面對當下香港人的主體問題、貧富懸殊及社會不公義,以行動實現天國降臨在香港。

ADDRESS

+852 3184 0852

 

香港九龍深水埗基隆街190號龍祥大廈7樓B室

​7B, Good Dragon Building, 190 Ki Lung Street, Shamshuipo, Kowloon, Hong Kong

 

info@ekklesia.org.hk

SUBSCRIBE FOR EMAILS
  • Grey Facebook Icon
  • Grey Instagram Icon
  • Youtube Channel

© 2018 by Ekklesia Hong Kong (all rights preserved)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光復你屋企——春天在社區中聆聽

September 28, 2019

1/3
Please reload

Featured Posts

牧者的話(刊於2018年報)

May 17, 2019

  2018年的一個重點詞語是:「中國因素」。雖然這個概念來自一個台灣的研究,受惠與受損於中國因素的國家及地區是全球性的。當我們尚在系列講座中探討這個題目時,中國因素已經深深影響香港的民主及教會的自主:金融貿易變得依附、廣東話繼續在各級教育被邊緣化、議會深受威權政治打壓、民間社會仍然在民粹文化的喧囂中尋覓自己跟其他團體及廣泛市民溝通的位置與合適的語言。去年七一遊行春天教會不設街站,回復參與者的角色,在遊行隊伍中重新發掘與理解周遭團體的關注,以及反思自己的角色。

 

我們在公共領域(public sphere)參與包括遊行、流動論壇、派發單張、評論文章。這一年更為顯眼的,是充份利用網台來接觸市民。無論是純粹政治評論,或者盡顯春天特色的頻道,都讓春天跟社會連結更緊密。我們持續將講道上載,讓上主的道面向公眾,實踐「公共神學」。

 

這個模式理論上是很自然的發展,循著「春天方法」由行動帶動反省,並在默想中深化我們的信仰與及跟上主的感通。然而在個人修為上,我們慢慢發現一個特別的路線,就是大型社會運動完結(失敗?)之後,頗多活躍成員會投向宗教,包括佛教及天主教。這裡有兩個問題,為何少見他們投進基督教?為何他們不選擇春天教會?

 

我的反省是我們的神學功夫重點是理性及批判思維。這兩個重點在連年的神學班以至《神學私房菜》中很清楚針對在社會覺醒運動中的基督徒,協助他們在思想上重新整理自己的社會參與經驗。這個模式令春天教會在傳統教會文化中很突出(當然也有引來誤解,例如以為我們都是學究、政治投機者,或者荒淫無道的人),卻也不幸捲進整個社會犬儒文化中。例如我們一篇六四的反省文章就被人挪用去支持他們不參加六四晚會。

 

另一個例子是「善樂堂之變」,關鍵問題是:為何經歷了雨傘運動的政治啟蒙,信徒及教會沒能進化?吸收了抗爭行動的經驗以及批判性的信仰論述,某些「傘後」、「進步」的堂會為何變得保守自義、沒有變得足以推動公民社會而成為抵抗極權社會的力量?為何只仍然是基督徒以個人身份(例如戴耀廷、黃之鋒、邵家臻等等)帶領社會運動?信徒不斷問:香港教會真的沒有希望了嗎?卻沒有想:我們應該如何改變?

 

如此,「犬儒基督徒」一面吸收某些激進論述而變得喜歡批評,急於脫出對「大台」的依附而變得「小群化」,卻又缺乏足夠的創意及耐心去跟立場看來迥異的「同路人」維持合作。春天教會如何能避免犬儒,更新自身成為投入公民社會及教會改革運動的「建構型公民教會」?

 

這個問題解釋了我為何如此重視「非暴力溝通」(Nonviolent Communication,NVC)。當然很多人認為 NVC 關注的溝通只是個人說話模式的改變,頂多可以改善人際關係,卻跟社會改革無干。然而當我們發現「非暴力抗爭」跟「非暴力溝通」都跟甘地有關、不少社會運動領袖相信運動需要心的解放,我們必須正視,神學革命不單是理性的革命、「情感」、「需要」在春天教會應該有更重要的思想與實踐位置。這時,NVC 就是繼左翼分析、性別理論之後,成為我們的「解放神學」的關鍵靈感來源。我希望 NVC 不單是對外的課程,或是跟失明人有些外展性的連繫,更是春天人的育成修習、香港教會更新、社會運動文化革命的一條新路徑。

 

今年我們的團契生活及個人牧養亦反映了關注情緒是不可避免的。社會壓迫、職場變化令更多人尋求不同的精神支援網絡。春天的牧養工作即使不是個人化、心理化,卻也必須針對弟兄姊妹的心靈需要,促進大家在情感與需要層面的自我連結與有質素的人際溝通。

 

春天教會永遠是形成中的 beta 版本,這是我們創設的時候對自己的期許。去年我們開始了完整的牧職及牧養,具體而言就是全職的牧者、洗禮及聖餐。除了經濟上需要調整,信念、實踐上「春天人」(Ekklesians)也在其中不斷學習與成長:做一個有個性的門徒,也是一個有格的公民。

 

主僕

吳國偉宣教師

2019年5月18日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Follow Us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Tags